IMG_0432.JPG

 今日(2014年11月8日)在竹南神召會為芬蘭五旬節教會最後一位台宣教士高美蘭Leena Estreri Kauppinen舉行告別式,其中有天韻詩班獻詩,高教士的好友空中英語教室創辦人彭蒙惠教士也前來追思,而高教士生前開拓的最後一所教會—後龍福音堂,長期關懷仁德醫專學生,今天仁德畢契也特來獻詩。

IMG_0426.JPG

彭蒙惠女士致辭

IMG_0427.JPG

芬蘭代表蒲麗華教士致哀

IMG_0429.JPG

仁德畢契獻詩

高教士,我與弟妹們都喚她高姑姑,以前姆姆伊克勤教士還在大湖時,她常來拜訪,我們幾個孩子似乎都曾被她抱在懷中。她開著一台廂型車獨來獨往,身材高挑、眼神嚴厲,小時候總覺得她非常厲害。印象中,有好一陣子不見高姑姑,當時父親告訴我她去了孟加拉,後來聽說她在當地遭到扒竊,甚至連護照都丟了,過了一段非常辛苦地時日,輾轉才再回到台灣來。

IMG_0430.JPG

高美蘭教士告別特刊

1999年我與大妹飛往赫爾辛基參加姆姆伊克勤教士的告別式,她還再三叮嚀我們芬蘭是個保守的地方,到教會務必要穿著過膝長裙。抵達芬蘭後,始才領悟她已離家太久,她對家鄉的印象仍停留在1960年代,他鄉日久是故鄉,她住在台灣的時間遠比芬蘭更長久。

據說,她身後連一毛錢都沒有留下,直到臨終的那一天她也不忘傳講神的話,甚至還安慰那位面對病魔卻束手無策的住院醫師,告訴他:耶穌愛你。

這就是神的使女,將她所有的一切都擺上。在她的身上,我看到所有來台傳教士的身影,包括姆姆伊克勤教士。芬蘭之行,使我疑惑為何她們願意離開舒適先進的祖國,來到落後又偏遠的台灣。我在大湖神召會為伊教士所舉行的追思禮拜中提出了這個問題,高姑姑流著淚說我真的長大了。

IMG_0536.JPG

2006年高姑姑來為我的婚禮祝福

她不是我認識的第一位埋骨台灣的傳教士。從19世紀台灣開港以來,來到此地從事醫療宣教的傳教士如馬偕、馬雅各、蘭大衛等人我都可以如數家珍,他們甚至是我的研究議題,然而,我卻不知道高姑姑早期的在台工作也是醫療傳道,她以護理專業助人無數,明明近在眼前的。

上帝真的很愛台灣,長達兩個世紀的時間先後差派這麼多的使者來傳講福音,留下了榮神益人的美好範式。

IMG_0431.JPG

化作春泥更護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基督教大湖神召會

大湖神召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