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勇闖西伯利亞

       1936年,一名嬌小的芬蘭籍女子登上了駛向鄰國蘇俄的火車。列車從莫斯科後出發沿著西伯利亞鐵路浩浩蕩蕩地橫越了整座歐亞大陸,這條至今仍全是世界最長的鐵道,全程超過9288公里,橫跨了8個時區,若再加上芬蘭與中國的行程,旅行的時間至少在天14天以上。車廂內不僅沒有供應餐點、飲水,也無法淋浴,旅客只能趁著火車停靠大站之際,下車購買民生必需品,這趟不甚舒適的旅程在抵達了中國東北的奉天省(今吉林省)後告一段落,女子已然來到了日本所扶持的政權「滿州國」境內。

Map_of_Trans-Siberian_Railway.jpg

 

舊俄時代的西伯利亞鐵路示意圖

來源:維基百科

       棕髮而略顯豐滿的她混在月台上的人群裡,背影幾乎與尋常的本地女子無異,這是她的天生的優勢;卻也是日後的困擾。那年她32歲,才剛受完短期的宣教士訓練,中文還很生硬,但1951年離開中國時,已經說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

      她就是伊克勤(Anna Ekroos,1904-1999)教士,大湖神召會的創辦人。

     青年時期的伊克勤教士曾在中國和台灣(1936年至1979年)宣教多年,她的事蹟至今仍可在伊教士的差會─撒冷教會(Saalem,意為「金燈台」,位於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官網(http://saalem.fi/saalem/keita-olemme/historia/)上閱覽。伊克勤教士與俞友來(Toimi Yrjölä)牧師是撒冷教會第一批差往中國的宣教士,他們既是同一班列車的旅伴,也是日後在滿州國的同工。俞友來牧師是撒冷教會第一位派到中國的宣教士,1929年在東豐縣開始宣教工作,但俞牧師與師母裴福德在1948年5月轉往雲南昆明宣教後,東北的福音事工幾乎就由她獨力承攬。

 

IMG_0045.JPG

青年時代的伊克勤教士

來源:Saalem教會官網,http://saalem.fi/saalem/keita-olemme/historia/     

Toimi_Yrjola_ja_kiinan_kielen_opettaja_1933.jpg

俞友來牧師(Toimi Yrjölä)與漢文老師,1929年被撒冷教會差派至中國東北。

來源:維基百科

      她深邃的面部輪廓與棕色的虹膜經常被忽略,人們似乎也不太在意她的白皮膚,憑藉著這項優勢,她收起從芬蘭攜來的洋裝,學習本地婦女的穿著,很快的融入了當地的生活,並展開了宣教工作。

 

二、千里佈道

      她起先以俞友來牧師在東豐縣(今吉林省遼寧市東豐縣)的建立的教會為據點,陸續將佈道工作擴展至鄰近的海龍縣梅河口市(今為通化市下轄梅河口市)、金川縣(今為通化市下轄的金川鎮)、四平市,這些縣市由東至西全長超過270公里,即便是行駛現今的國道車程都在4小時以上。而她總是徒步往來於這些市鎮,走進了一般外國人不曾造訪過的村落,福音也隨著她的腳蹤而四處傳佈,甚至曾遠赴鴨綠江以南的朝鮮(今北韓)。

       她經常舉辦小型的佈道會─她稱之為「佈道棚」的活動,吸引許多民眾,也多次為人洗禮。信徒中有為數不少的滿鐵(南滿鐵路株式會社)員工,他們的收入較一般農民優渥,也熱心奉獻,隨著會友人數的增加,她位於梅河口市的禮拜堂終於在1946年的聖誕節落成。

 

吉林傳教地圖.jpg

伊克勤教士東北傳道地圖

002.jpg

1937年5月24日,東豐縣基督教福音棚駐金川縣(現為金川鎮)佈道記念,中立之白衣女性為伊教士

來源:「安娜與毛澤東」(Anna ja Mao Tse-Tungin miehet)

003.jpg

1941年6月2日梅河口市基督教撒冷會第二次施洗,約有25人決志信主

來源:「安娜與毛澤東」(Anna ja Mao Tse-Tungin miehet)

001.jpg

1946年12月25日梅河口市的教堂落成

來源:「安娜與毛澤東」(Anna ja Mao Tse-Tungin miehet)

 

三、在太陽旗與五星旗之下

    在東北她經歷了天災和飢荒,中日戰爭與國共內戰等人禍,周旋於抗日軍隊、俄國人、日本人、國民黨與共產黨之間;白種人與基督教傳教士的身分,使她在政治勢力與族群人種(日本人、朝鮮人、蒙古人、俄國人、中國人)都極為複雜的東北,經常受到身分的質疑與生命威脅。
 
     她缺少一般西方人高大的外表,日本人懷疑她是蘇俄間諜;俄國人也指控她是日本奸細;國民黨與中共更是不放過她,交相控告她是對方所派來的間諜。幸而她待人親切,尤其疼愛孩童,又樂善好施,經常幫助貧苦的農民,只要有當權者欲加害伊教士時,民眾都會奮不顧身地護衛她,為她辯解。雖然她主要的佈教對象是以中國人為主,但身在滿州國境內,她少不得必須與日本人打交道,也常和朝鮮人士接觸。
 

     冷戰時期的美俄對抗使得西方國家對於中國感到既神秘又好奇,伊教士曾於共黨統治下的經歷,讓人們得以一窺鐵幕裡的真實生活,她的回憶錄在1981年付梓,書名取得相當聳動─安娜與毛澤東(Anna ja Mao Tse-Tungin miehet),書底還特別強調她曾在中國生活了15年,而其中有7年是受制於共黨。這本傳記出版後據說銷售成績相當斐然。

1139_IMG_4726_2013119753.JPG

「安娜與毛澤東」(Anna ja Mao Tse-Tungin miehet)書影  

Aho, Elvi:  Anna ja Mao Tse-tungin miehet, RV-kirjat, 1981.

      1941年後 隨著中日戰爭與南洋戰事的吃緊,日本對於滿州國的物資的控管越趨嚴格, 市面上幾乎購買不到糧食。

20100420jun12.jpg

滿州國軍騎馬步兵隊的射擊訓練

來源:吉林省檔案信息網

http://www.newsancai.com/b5/photo/264-274-oldays/23943-.html

     書中披露了許多戰爭時期的艱苦民生,農家出身的她很熟悉牧場裡的動物,有人送了她一頭羊,她於是靠著羊奶充飢。

goat.jpg

來源:「安娜與毛澤東」(Anna ja Mao Tse-Tungin miehet)

     東北是自古以來的兵家必爭之地向來不乏軍隊駐鎮,有位小士兵總喚她大娘,對她極好,往往私下從院落的矮牆傳遞一些長官吃剩的菜餚,她又拿去周濟窮人。

      某次飢荒,忽有一陣狂風將大批穀物吹落到她所居住的院子裡,她趕緊收集下並分贈給左鄰右舍,他們才熬過了嚴寒的冬天。沒有人能夠解釋荒年裡為何還會有從天而降的糧食,但她堅信這就是神蹟,如同摩西出埃及時的瑪那。

    動蕩的年代裡總能見證人性的善良與邪惡,1945年8月日本戰敗後,蘇俄軍隊進駐舊滿州國,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階層上下易位。伊教士目睹了許多日僑婦女慘遭俄國人施暴欺凌,她們試圖偽裝成男性,卻因為俄國人搜身而無法倖免。

四、遠離鐵幕

       與蘇俄接壤的滿州國原本就是俄共的活躍之地,國共內戰爆發後,共黨勢力日益坐大,各國政府紛紛下達了撤僑令,接到通知的伊克勤教士也趕到了機場,但奇怪的是,在場的芬蘭僑民都領到了機票,偏偏就是少了伊教士的那一張,無奈的她只能目送著班機起飛。

      1946年秋末中共解放軍佔領了長春、四平等大城市,教會活動開始受到限制,幾乎全面停擺;隨著1949年中共全面主政後,對於宗教人士的迫害日深,信徒紛紛勸伊教士必須儘快離開,因爲共黨已經鎖定她,即將對她展開清算鬥爭。然而,她的護照早已在戰亂中遺失,並與芬蘭母會失聯多時,無法取得奧援,親友們甚至認為她已死於二戰。

203DCF498BE8091F9CA98539DFB_0257DB6E_1DB6C.jpg

1948年底,東北民眾歡送子弟加入人民解放軍

來源:吉林省檔案信息網

http://www.jilinda.gov.cn/G_NR_W.jsp?urltype=news.NewsContentUrl&wbtreeid=1225&wbnewsid=2096

      國籍身份不明又穿著樸素,人們只把她視作一位普通的東北大嬸。但共黨的逼迫已然勢不可擋,在信徒的催促與祝福中,她啓程離開了奉天省,自天津乘坐輪船前往上海,然而當時局勢動盪使得芬蘭早已下令撤僑並關閉使館,在求助無門下,她輾轉透過瑞典大使館,重新取得了護照證明並借來旅費,終於搭上了取道曼谷飛往赫爾辛基的班機。

      歷劫歸來,芬蘭的親友們驚喜萬分,簡直不敢置信,她受到了如同英雄般的盛大歡迎。

passportjpg.jpg

這就是「毛澤東」所發放的新護照

來源:「安娜與毛澤東」(Anna ja Mao Tse-Tungin miehet)

      時為 1951年,安娜離開了居住了15年的中國,那一年她47歲。

(待續⋯⋯)


後記:

     這篇文字早在16年前就該動筆了。

     先聲明我完全看不懂芬蘭文,雖然伊教士(我們暱稱她為姆姆)在我幼年時期曾教過我幾句簡單的問候語,諸如näkemiin(再見)、Kiitos(謝謝)Hei (你好)、Ihana(很精彩)之類的,但1999年我飛去赫爾辛基參加她的告別式時,憑記憶所唱的童謠,差點沒把撒冷教會的俞牧師(Emmanuel.Yrjola),俞友來牧師之子)給笑死,當我問及歌詞的意義時,他告訴我這可能是一首流傳於鄉間的搖籃曲,我都忘了姆姆出身農村。(芬蘭的歌曲十分哀傷,就連童謠也不例外,這可能與他們曾被瑞典、蘇俄、德國佔領的歷史有關。)

    拜強大的google所賜,搜尋、翻譯、地圖一次搞定,不懂芬蘭文也無妨,只要輸入關鍵字即可找到線索。

    我手上的這本《安娜與毛澤東》(Anna ja Mao Tse-Tungin miehet)是從姆姆在赫爾辛基的公寓帶回。憑藉著書中附錄照片上的中文,以及父親曾告訴過我關於姆姆的事蹟,我勉強拼湊出她在東北的生活軌跡與傳道事業。

      這本傳記的作者Aho Elvi是一名記者出身的自由作家,作品散見於報紙,曾出版小說《跛腳鴨》、《跛腳鴨繼承人》。我還記得她特地從芬蘭飛來採訪姆姆,她們談了很久的話。中午時分,姆姆招待她到大湖公有市場的二樓吃炒飯,我也是陪客之一。她在姆姆過世的隔年也離世了,享年79歲。

(郭侑欣)


(轉載與引用,須經作者同意)


延伸閱讀:

教會牧者

大湖神召會開拓史Part1─伊克勤(Anna Ekroos)教士(中國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基督教大湖神召會

大湖神召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